翼城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6万

积分

0

好友

2万

主题

发表于 2021-1-23 19:57:39 | 查看: 19| 回复: 0
  4月21日,翼城县刑警大队接到报案,翼城县王庄乡殷庄村卢某自4月19日失联。卢某,女,离异,有一女儿在当地寄宿制学校上学。22日,周五。卢某既没有返家,也没有安排其他人接孩子回家,极为反常。警方考虑,翼城新闻卢某可能已经遇害。随即以命案标准进行侦破。
  卢某有两次婚姻,平日做直销生意,社会关系复杂,电话关机,她像一片树叶飘入迷雾。刑警们利用各种措施,查找卢某的近日行踪。排查卢某失联前通话记录,有两个比较有价值的线索:一个是张某,另一个是郭某。张某说,4月19日卢某去过张某处。其间,卢某接过一个电话,约其谈安装铝合金的生意。此后,卢某称去谈这桩生意。走时,携带一手提袋,装有直销书籍、营养品等物。张某还提供了现场证人。
  4月19日10:30,张某接到卢某发来的一条短信:“姐,你给我打个电话”。
  张某第一反应就是,卢某遇到了特殊情况,急欲脱身。立即接过话茬问:你几点回来?卢某:半个小时左右。
  约卢某谈生意的是郭某,其与卢某在2014年2月至9月份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,翼城新闻系翼城县唐兴镇东关村人。警方立即围绕郭某展开调查。
  先调取郭某家附近的监控视频资料。几个视频拍到的行人面部都看不清楚,身体也变形走样,加上卢某当日衣着难以确定,多位刑警一遍一遍的看,找不到可以清晰定位卢某经过的记录。
  经询问,郭某表示:自己打过电话,也和卢某见过面,但卢某没有到他家。见面地点是新华街邮政储蓄所附近,谈完卢某就走了。交谈期间,卢某也接过电话,表示要回去讲课。郭某所言,合情合理。只是在郭某所称的行动路线里,调取沿路监控,没有找到郭某的记录。反复查看视频,终于找到了卢某的画面。
  卢某的亲戚朋友们也在找寻其下落,翼城公安局最新事件从其提供给警方的信息看,当日卢某到过一家制衣店。制衣店老板表示,卢某当日骑了电动自行车放于其店门口,步行离开,没说去处。电动自行车也还在其处存放。
  制衣店所在位置与郭某所称的见面地点很近,而且与影像显示的卢某前往的方向一东一南,不在一个方向。如果郭所言属实,卢某为何这么走?与郭某见面前,她还去过哪里?
  整整3天,专案组民警从郭某所在的东关村开始查起,不断扩大搜寻范围,没有人住的房院里、田地里、废弃的水井、地窖、沼气池等,只要能想到的地方都细细过滤一遍,依然没有找到卢某。
  警方在郭某的家里,查到吸毒工具以及毒品的外包装,但没有找到与卢某相关的任何痕迹、物证。警方随即对郭某进行尿检,显示甲基苯丙胺呈阳性。刑警以吸食毒品为由,依法将郭某实施行政拘留。
  经查,郭某的继父常以“礼生”身份参与农村丧葬仪式,其继父会否帮助郭某把卢某尸体贩卖掉?警方在临汾、运城一带以冥婚为业的圈子中发布消息,对提供可靠线索者悬赏一万元。反馈回来的信息是: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和翼城没有往来。
  扩大范围,深入走访。翼城县公安局副局长翟铭晋,刑警大队长侯斌带队天天待在东关村里,走遍了东关村的一家一户。第10天,刑警得知,郭某还有一处旧院。
  刑警们立即赶赴郭某的这处旧宅,警方分析,如果卢某已经遇害,而郭某埋卢某尸体于此,土质应该是“虚土”,而且有“新动过”的特征,但初步查找却没有任何发现。
  县公安局局长孙青龙、副局长翟铭晋带队再次搜查郭某新、旧两处宅院。临汾市公安局技术人员也前来支援侦破,参与搜查。拆开窑洞后面的砖壁,果然另有暗窑。搜出400余克,三副尸骨。在郭某现住的宅院里,警方在卫生间顶棚里,搜出数把匕首,数个毒品外包装。在脚手架铁管的管道内,查出成套探墓工具。
  显然,郭某有重大贩毒、盗墓嫌疑。他的犯罪团伙与卢某的去向或者卢某之死有无关联?案件随即向贩毒、盗墓者铺开。
  围绕郭某身边有20多名吸毒、盗墓、贩卖文物的人员,警方一一传唤、细细过一遍筛子,与卢某案没有关联。但总体反映郭某性格孤僻、严谨,不愿交流,胆子大、力气大、看重钱财。
  临汾市公安局技术人员利用无人直升机拍照,再次找到一处监控。从监控视频上可以看到,郭某在4月19日中午曾经推过一车垃圾。从推垃圾的动作看,并不轻松。一个长80公分、宽45公分、深30公分的小垃圾车,又不是上下坡,对47岁正值壮年的郭某来说,需要如此费力吗?
  警方将小垃圾车扣回,向上级部门申请技术支持,检测小垃圾车上有无卢某DNA。
  视频还给了一个时间节点,郭某出去时是4月19日11点56分,回来时是12点15分,用时19分钟。刑警以正常速度走了一遍,从监控所在位置到垃圾场来回用时8分钟,这多出来的11分钟,郭某去了哪里?干了什么?警方决定捡翻垃圾。百十立方的垃圾,为了不漏过任何一个细节,十多名刑警一锹一锹地翻,一件一件地看,从下午4点一直干到晚上10点。终于,发现了一张卢某的名片。
  垃圾场200米范围之内,有一深井,有一敞口的下水道,有排水沟,还有“深挖洞”年代的地道。县公安局没有相应的专业设备、技术,翼城县蓝天救援队派去专业人员支援,从早8时一直到中午12时,救援人员下到40米深的深井,没有收获。下到其足以容成人直立行走的下水管道搜索,没有找到卢某尸体,而且发现有树枝等挡住去路,可以排除尸体被污水冲走的可能性。午后,蓝天救援队继续陪同警方在附近进行排查。迂回曲折的废弃地道中,前行数米后,塌方堵住去路。废弃的大蓄水池中,只有几个垃圾袋飘飞。一直查过护坡下的河槽边,才又找到4张卢某的名片。
  郭某:也是我捡的。在我自家地里,有几个人盗墓,我喊了一声,他们跑了,我就捡回来了。
  侯斌拿出一张名片,问:这张名片在哪里?郭某的脸一下变得刷白,低头一分钟,郭某说:不在屋里,就在院里。不清楚了。
  这是一段很有技术含量的讯问,侯斌先问在郭某住宅搜到盗墓工具,然后直接追问名片“在哪里”。在短时间里,郭某会认为警方又在其家中搜出名片。可是,郭某还是拒绝交待。
  5张名片在相对较小的范围内同时被找到,通常发名片一次也就一张。郭某在讯问中承认,当日拿到过卢某名片,但在郭某家搜查却没发现卢某的名片。合理推测,这几张名片应该经过郭某之手。郭某当日到过垃圾场,卢某的名片又出现在垃圾场及附近。警察分析:郭某杀人移尸的可能性非常大,而且极有可能是用小垃圾车推出去的。
  很快,省公安厅专家鉴定意见确认了翼城警方的怀疑:小垃圾车上检测出卢某DNA。至此,案情应该大白了,接下来就是审讯突破了。
  此时,距离结束侦察,移交批捕的时间还有10天,如果再拿不下郭某,以涉嫌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罪名向检察机关申请批捕,“4·19”专案的侦破难度就更大了。
  5月21日晚上,在刑警和监管的强力攻坚下,郭某放弃狡辩,交待了犯罪经过。据郭某所称,4月19日,郭某以做铝合金生意为由将卢某骗到家中,索要婚姻存续期间替卢某所还的一万元信用卡钱。被卢某拒绝,因冲动掐其颈部致其死亡。
  次日,郭某的旧院里,在郭某的指认下,警方挖出了卢某尸体。至此,“4·19”杀人案成功告破,还牵出了一个贩毒团伙,一个盗墓团伙,涉案人员全部归案,正在处理。郭某旧宅中的三副尸骨与郭有什么关联,也都在进一步侦查之中。
  高平市中医院翼城县中医院好不好

Copyright © 2013-2014 Comsenz Inc.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: zhizhebuhuo&yahoo.com(请用"@"替换邮件地址中的"&")

回顶部